一个人的世界杯

2006年06月12日
Tag:

http://starryhome.blogbus.com/files/1150094370.jpg

凌晨两点。网吧。
燥热的屋子里灯光昏暗。
有机器轰鸣的声响,熬夜球迷间歇的欢呼哀叹以及沉迷静默的游戏玩家。
生气十足。
几个空落的座位可以被忽略。还有坐在最墙边的机器旁倦怠的我。
腿下的暗落里有蚊虫的飞舞。身体偶有被盯咬的敏感触觉,不至于睡去。
那些盛放着的脸庞,充满张力的躯体。
沉堕于这里。构筑一个仿佛只有在夜里才能够苏醒的世界。

静静的走出来,外头的空气中有几分清冷。
冷冷的气息,穿过短裤、T恤和身体亲吻。一种恬静自知的真切。
空落的街道一片静寂,窥不见昨夜的繁华。
只有满地的污物,作为昨夜喧嚣的印记。
能听见碎裂的脚步声源于自己的足底。
这夜静默如水。
一些细微的声响都可以被放大、淹没。
一只黄白色流浪猫在墙角独行,悉卒有声。它旋即发现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在相隔不到十米的地方,它野性地与我对峙。长久的暮色之中,互不走近,四目相对。这仿佛小说中情景一般的不期而遇,似有一种记忆的重叠,让我不由得心生欢喜。望着它温顺的匍匐在那里,不由得心声怜悯,想要抚摸。我试图靠近。它急速的撤离,在远远的地方发出惊恐地叫唤,旋即离开。
从彼此的视线里消失。
我黯然地想,即使未来某天它毫无声息的死于某一片萧瑟田地,也不会知道我那一刻对它的心生爱怜。这仅仅是两个流浪者的擦身而过。无须对白,无须记忆。
墙的另一边就是校园,一片一片的宿舍楼里,埋藏着多少个正在进行之中的美梦。
这里的一切在黎明到来之前。无比静谧。
又有一阵球迷的叫喊刺破黑夜,再慢慢地隐匿于夜色之中。同一种热爱,令他们告别循规蹈矩的生活。远远地,与地球的另一端那群幸福的人们一起,在36支不同的球队里,找寻各自梦想的寄托,放纵地热爱、追逐。
这一刻,每一个生命如同蔷薇一般坚韧地盛放。

这是一条清冷的街道,还有细微的我。


2005年12月30日
Tag: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些淡紫色的有毒花朵就开始在我的梦里面漫地漫天无休止的盛放。它们繁盛又如此诡丽,足够令我沉迷。如血的花瓣在风中扬起,如同我的身体里奔腾的血液。
我的灵魂随之升起,向背离自己身躯的远方漂移。
一个荆棘丛生的旅途。灵魂在绝望和无边的哀伤里几近消亡,过往里无数洒落的花瓣埋葬其中。
归宿,在一个我生命里不曾经历的不息河流上方。
一边是无可预知的深渊,一边是迷而不返的源头。灵魂游移不定的浮在空中,如同一个没有归宿的野鬼。所有的花瓣最终冬雪一般的飘落。

虽只是梦境,醒来的时候,仍有一种很深的恐惧,仿佛自己的确已经中毒很深。一切虽只是曾在梦里相见,却又是那么真切的让我沦陷。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10.1

2005年10月03日
Tag:

你们安静的睡在我身边,我听到时光就如此安静地流走。

又一个十一黄金周,大学里的最后一次。校园里的人似乎少了很多,很少有人会放弃旅行的机会,在某一些美丽的地方留下探寻的足迹,一件很诱人的事情。
可是,一些想起来就很惬意的风景,只会在我的梦里出现。走在凛冽的晨风里,校园的情境愈发萧瑟。我渴望有一个温暖的拥抱,以为能忘却这世界的荒芜。
我明白自己一直是这种无聊的状态,可没有来得急自省,时间就过去了好多。我们就离结局越来越近。因为漠然着面对,有种恐惧才愈发深入,自己亦变得无力。消磨掉最后一丝短暂回望的勇气之后,就开始走进死亡。


是不是有些阴郁?抬眼,我看到印在对面墙上的夕阳。


NO

2005年09月13日
Tag:

日子不会因着我的颓废而停留。

这些天不逃的课,都带着安妮的集子去教室。看得不多,只是在被专业课弄得焦躁的时候,希望能有一小块地方让自己安静、沉堕。
书虽是盗版,我亦能清晰的记得当时买下它的决然。
《告别薇安》、《八月未央》、《彼岸花》、《蔷薇岛屿》,很轻易拥有了这么多内容,却只是一本书的价格。抱着书走出书店的时候,我开始想要劝说自己接受盗版文集的好处。
厚厚的一本书,安妮的照片刺眼的放在封面中央,和她的名字一起,占据了不小的一块地方。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了想象中的她,感觉如获得一份意外的礼物一般欣然。黑色的吊带,微卷的长发,宽阔的额头,恬淡的笑容。不如我曾想的难看,亦算不上美丽。我想起她书中的女子,那些永不愿放弃追逐和需索爱的普通女子。她们身上是否真有她的影子。

她说,人的生命应该是丰盛而有缺陷,缺陷是灵魂的出口。

身边的朋友都风尘仆仆。考研、就业。自己却没有考研的决心,工作亦无忧虑。我告诉自己要安静的远离他们,呆在自己的世界。
开始有些局促,我知道这是因为某些隐藏在心底的恐惧已慢慢的在时间里编成柔软的绳索,将自己捆绑。开始感觉自己身边有大片大片的空洞,很容易的就深陷其中,猝不及防。篮球是我唯一剩下的朋友,天黑的时候,球场鲜有人在,没有星星和月亮,黑暗里,我努力的奔跑,跳跃,汗如雨下,球和地面撞击的声音在夜色里变得很有穿透力。空荡的球场里,我让自己最终力竭,然后就能听到寂寞轰然倒塌的声响。


CONTENT共5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