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NIAN

2007年06月01日
Tag:

“我要怎么对我未来的女人说你呢?说我曾经那么深的爱着一个女子吗?说我可以轻易的想到关于她的每个细节吗?说我会在她每个月的特殊日子里包容她的怒火吗?说我曾经对她熟睡的脸庞发誓要呵护她一辈子吗?说我充满爱恋的心只为她一个人破碎吗?”

那些幸福在现实中翻江倒海的感觉真是特别。岁月不居,岁月不居啊。


你是谁?

2006年09月05日
Tag:

夏末的天空里是疏朗暗淡的云层,清凉里的夜风徐徐而来。有生的警觉。
梦境被粗暴的中止,似无痛觉。一些行进之中的甜美或者罪恶被硬生扼杀,无疾而终。
睡眼惺忪的状态下,身体自觉需索渴望一段自然而完整的睡眠,自觉想起曾经一些挥霍自如、无须困倦的长夜。
这如同面对突然发生的疾病。我们畏惧、承担。都会想起曾经拿在手里那种平凡淡漠的日子,是平凡和富足。
如同体会着对某一些人长远而深刻的思念。会想要重新来对待,那些曾经在一起嘻笑怒骂着过去的幸福青春。
在洒满月光的房间里淡定思索,有关人生,有关未来。一切如暗影一般不可触摸。
时光恍如溪水般流淌,终究抵达死亡。
我是谁?无需追究。生如同夏夜草丛里低鸣的蝇虫一般渺小,所缺乏的是它们在月光下的清澈自知。
周遭是静默起伏的生息,蓬勃而卑微。

文瀛中路

2006年05月27日
Tag:

http://starryhome.blogbus.com/files/1148717721.jpg

从食堂回来的途中,拍下这个路牌。
早操、吃饭、打球、上课。
这是在华工这四年走过最多次的地方。
这一次不再是匆匆地路过。
我抬头望它。有一种情感。看它在相机里成像。然后是按动快门的脆响。
它不曾察觉。仍旧静默在那里。像一个路途的站牌,是过往的隐喻。
生命在拥有和失去之间,无声流淌。


清明,清明。

2006年04月05日
Tag:

清明。
在食堂吃午饭时看到央视在直播的一个节目,都江堰清明放水节。被画面里那一江澄澈的水吸引,准备注目的时候,节目却已经行进尾声,只是主持人和嘉宾在镜头里大谈感想,让人索然。
只好又埋头吃饭。心中留下了一些等待岁月抹平的记忆碎片。
无法感伤,亦无暇回望。如同生命里许许多多的擦身而过。

上一整月都没有干什么实质的事情。这是否是对青春的亵渎?
万物都在响应春的号召,唯独自己仍旧是一片浑沌。等我再抬头的时候是否已又是枯叶飘黄?
忙了一两天的BLOG。加了武剑春风他们的链接。又打开了关闭好久的评论。
我自知这是一种回归,亦或妥协。
突然想起中学时代记到本子里的一句话:人活着不是一味迎合别人的认同,而是要追求自我的肯定。那时候的自己是否是无知、无畏。
一个心比天高的桀骜少年终究没了影踪。
把朋友们的名字输入电脑的时候,心中升起温暖。还有那个调皮的HONEY王足各。感谢他们的给予。
天各一方的时候,回忆就会是温暖自己、深深记得的方法。

                            

                 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
                                               ——吴惟信《苏堤清明即事》


新年好

2006年01月02日
Tag:

居然在床上睡过了06年的第一个日子。真是令人沮丧的一件事情。
头脑还是一片混沌,有种要脑浆四溢的痛感。天,我是不是快死了呢?感冒似乎又开始趁火打劫了。冷冷的空气在鼻子外面被堵的严实,似乎只有一直张着嘴才能继续一些稀薄的有氧呼吸。
桌上还奚落的留有几个前夜留下的瓶子。酒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

早上醒来,隔着蓝色窗帘,外面的光线昏暗无力。我在想是否自己错过了昨天某些明媚的阳光呢?
不去想了。离去的终究无法挽回。
崭新的2006,我要实现些什么呢?
顺利的继续我们的恋情,顺利的完成自己的学业,顺利的开始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写下一些心底蛰伏已久的愿望,希望他们能够在春日灿烂的阳光里茁壮成长。
2006,我来了。


CONTENT共9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