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爱你

2005年07月24日
Tag:

得不到爱的人们,总是在意犹未尽的等待里,奔赴死亡。
<1>
那年,我七岁,尾城的雪漫天飞舞 。

身旁是一片黑郁。偶尔跳动的两三点萤火,散缀在夜幕里,仿佛神鬼的幽舞。我扬着头,急速地走,无所畏惧,只知道这黑暗终将循去,前方就是如昼的灯光,那里有我的母亲,我要领她回家。回身后那片渺幽的灯光里,尾城最深、最暗的角落。
她应该仍旧在那个酒吧,仍旧在那个最远离吧台的阴暗角落,不停咒骂,咒骂父亲和那个毁掉她幸福生活的恶毒女人。
她不知道,没有人会在她的唾液里被湮没。
他们已经逃离了尾城,却已无法走出她的生命。
酗酒, 她拼命的酗酒,渴望能够填平这伤口,决然地丢开这伤痛。可是,没有人可以轻易忘记从深爱到失去的至痛。那些过往像那些酒精一样被她每夜需索,每夜刺痛。无法逃脱。

今天不同于往日,酒吧还没有打佯,她已靠在门口抱着一瓶未尽的酒。
我远远的望着她,母亲,这个被幸福和痛楚摧残的女人,这个在每夜发疯似的抱紧我 一遍一遍唤我的名字,抽噎直至号啕的女人。
终于她也远远的望见了我,她摇晃着向我走来,轻轻的唤我:“良恩,过来,我们回家。”
酒吧的门口是十字路,凌晨、飞雪、红灯、违章车辆、尖锐的刹车声。这一切车祸该有的条件具全之后。她的身体落叶一样扬起,伴着雪花落到地上 ,声音沉促。
她终究逃脱。   
血,仿佛她荡漾的白裙裙摆上的深紫色梅花,在雪地里,刹那间盛放 。

“良恩,过来,我们回家。”从此这个声音在我耳边终了,连同母亲的生命。

那年,我七岁,尾城的雪漫天飞舞。


CONTENT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