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2005年07月23日
Tag:

已经是第四次看安妮的《二三事》,进度还是那么缓慢。都不知道自己能汲取什么。好多叙事框架之外的文字,冷艳、靡丽。
电台情歌,一个听起来不错的栏目,却是无聊至极,和今天爸爸买回来的那个大大的西瓜一样败絮其中。女播音甜似蜜饯的嘴里,那些低俗的字句凿凿有声,真让人恶心。愤懑之后,换了个台。在唱王力宏的歌,老早老早之前的那首:“两个世界都变形,回去谈何容易。”这应该是高中那会流行的歌曲了吧。我想到了和汪健他们在一起时,他唱着首歌的样子。面容清澈,目光灼灼。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
我所深爱的人们。祝福你们,平安。
关掉RADIO,天空中传下来低沉的轰鸣,是夜行飞机的声响。
声音依稀之后, 过往,散落一地。


寂寞沙洲冷

2005年07月20日
Tag:

寂寞沙洲冷,写完这几个字,我干净的坐在床头。
这是周传雄的新歌。好有味道,名字听说和苏轼的某首词有关。

忙完期末考试,就很少提起笔,很多很多的时间被我不经意的放在手心,在我幽眇的目光里一大片一大片的荒芜。
寂寞,太寂寞的时候,就突然觉得,前一阵整天呆在图书馆的日子蛮是充实。可是,这之后,似乎就失去的方向。其实,我还是可以想到很多事情,可是,都如同窗外风的吹拂,始终无法穿过严实的窗户。 我亦无法让自己抵达通透。
窗外犬吠、蝉鸣 ,还有盛夏的风,摇得枝叶簌簌地响。
寂寞和着这夜蔓延,没有边际。


Tag:

考试完了。马刺赢了总决赛。他们都走了。我醉了两回。
这么些天,很轻易的,就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来不及等待。


HOT

2005年06月13日
Tag:

太热了啊。
越来越热了。好让人烦躁。
空气像打翻的热粥一样附到身体周围,粘皮带骨。
床上的衣服和书本应接不暇。
长长的日子像NBA FINALS的前两场总决赛的过程一样,没有生气。真不希望活塞
这么安静的没有悬念的走向死亡。
安妮说:我喜欢丰盛而浓烈的活。即使是幻觉。

心里好乱。¥◎……%#¥……!

为什么总是不想去收拾那些应该收拾好的东西。
睡觉之前一定得好好的冲个凉。
美美的睡。


明天得安静的复习。


学习

2005年06月07日
Tag:

放弃了六月份的萌芽。很经济的观念是我省下了一个月的来电显示费。的确,上个月的那期,我就没有读过。何必再浪费。

几个小时的睡眠,无休止的梦魇,低迷的食欲。
可是我还得抬起沉重的头颅来面对考试。
似乎每个将近期末时候的生活状态都是这般。沉闷、压抑。
篮球、写作,这些曾经以为的简单幸福,我只能远远的观望,倾听。信徒一般的虔诚。好在看书的地盘里,有电脑,有音乐。
总是很担心有一天我真的没有了这一切,会怎样?
蝮蛇螫手,壮士解腕?
什么才是我想过的生活?什么才是我必须的生活?
等待抑或期待?

我似乎怎么也溺不进自己渴望的状态。那一门门看上去崭新的科目像魔鬼一样的在脑海里冲我叫嚷,我不是一个无畏的人,只有胆怯的拿起它们,成为它们的奴仆。毕竟,我的宝贵的不可预知的前程和这些科目肝胆楚越。

网速好慢,
以至于我的博客一片雪白。
PC在倦怠的轰鸣。感觉自己的脖子有点酸。
渴望属于自己的一些宁静。

我得继续复习功课的。


CONTENT共6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最后一页